博艺堂手机版客户端-

曼志敏:我的中国历史气候变化研究之路。。

博艺堂手机版客户端-

曼志敏:我的中国历史气候变化研究之路。。

2月27日22时,中国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原所长满志敏因病在上海逝世。本文原由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进行,官方记述“复旦史迹”。满志敏(1952-2020)我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经历过许多大大小小的磨难。“文化大革命”后,我幸运地考上了大学,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尤其是大学毕业后,能够进入心仪的高校做科研工作,是人生的一大幸事。自从我在大学学习地理,加入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后,继续从事历史地理环境问题的研究成为我的最佳选择。

在我的学术生涯之初,它是中国全球气候变化研究的开端。1986年,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中国科学院的共同支持下,史亚峰先生开始了中国气候和海平面变化的研究。随后,叶杜正先生主持了“未来50-100年中国人居环境变化研究”(后称“攀登计划”,即“973计划”)。作为一名年轻的历史地理学家,在前人的帮助下,我开始进入中国历史时期的气候变化研究领域。这两个项目完成后,我就可以用历史文献来讨论与中国气候有关的问题,这已经是近十年前的事了。

2000年,我院与哈佛大学等国外著名大学合作,开展了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chgis)的研究工作。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我就开始关注地理信息系统的发展及其在历史地理学研究中应用的可能性。当时,在研究生院院长李大千教授的支持下,研究所获得了一笔钱,购买了当时稀有昂贵的计算机,并开始了一些实验尝试。当时的GIS平台软件和计算机工作站都非常昂贵,所以我们只能用一些简单的方法进行模拟,但这也是从书本理论到实际工作的一小步,对未来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作为中国地理信息系统项目的执行主编,在项目开始时,我主要研究了数据定义和数据库分类系统,以便将传统的政府地理要素整合到一个统一的数据系统中。本系统的主要目的是使用户能够方便地从数据系统中查询出各级行政管理的隶属关系和行政变更的继承关系。数据定义和数据库分类系统完成后,主要负责chgis数据编辑等具体工作。到目前为止,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年。从学术发展的角度看,中国地理信息系统在促进我国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应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了解,许多学者的研究工作包括GIS技术和信息数据。2009年,以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为标志的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作为一名主要从事历史地理和自然地理研究的学者,我对今后如何发展这一领域也有一些思考。从研究潜力来看,历史自然地理学主要包括历史气候和历史地貌。近年来,气候变化研究更多地涉及全球环境变化。2000年以来,国际气候变化一直是研究的重点。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主要时期。有非常丰富的史料可供研究,特别是明清时期留存的资料,具备研究高分辨率气候变化事实的基本条件。

从目前的研究现状来看,无论是在数据挖掘还是处理方法上都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第一,信息辨析与更正。文献中的历史气候资料大多是记录事件,是一种替代资料。在气候学的定义中,这些事件本身不是气候统计。寻找和证明替代数据与气候统计现象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必要的。二是探索新的数据系列。历史气候研究的重要工作是建立气候变化的事件过程。气候序列可以从多个方面来描述,除了冷、暖、干、湿等比较常见的内容外,还有其他内容。

三是提高序列分辨率和气候要素空间分辨率。许多气候因素和现象在空间上有很大的不同。如何描述这些空间分布特征比建立时间序列更困难、更具挑战性。过去,历史地貌学对河流地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主干道的变迁上。目前,对主要道路变化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新的研究需要在内容和方法上有足够的突破,才能促进研究的进步。还有三个方面需要考虑:第一,研究方法。随着遥感技术的飞速发展,高分辨率数字高程模型(DEM)数据能够反映历史河流的高差和泥沙淤积。

充分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在历史河流的空间位置上得到更准确的历史河流走向,使研究精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第二部分是研究对象。平原地区有许多中小河流。这些中小河流和大河形成一个水系,在历史时期也在发生变化。如果将视野扩展到河流系统,从区域角度审视河流地貌,将有新的研究内容可供探索。三是数据模式和数据系统。历史时期的地貌变化在空间和时间上是连续的,特别是当研究对象从干流延伸到河网时。传统的方法在处理数据和数据表达方面有一定的局限性。

回首往事,我不禁感慨万千。也许这几句话可以为年轻人的成长提供一些参考,我很高兴。(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信息,请下载“澎湃新闻”应用程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